科技行者

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

知识库

知识库 安全导航

至顶网服务器频道高性能计算开放计算项目测试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开放计算项目测试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根据消息人士称,Facebook公司的开放计算项目测试并不符合标准要求、与当前的既定行业规程有所冲突。

来源:ZD至顶网服务器频道 2015年7月8日

关键字: Facebook 开放计算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ZDNet至顶网服务器频道 07月08日 编译:根据消息人士称,Facebook公司的开放计算项目测试并不符合标准要求、与当前的既定行业规程有所冲突。

所谓开放计算项目(简称OCP)诞生于2011年,这套由Facebook公司发起的裸机计算设备设计方案,称能够用于以远低于品牌服务器的成本来实现云基础设施的构建、安装与运营。

2014年1月,一间专门的产品认证实验室于德州大学圣安东尼分校(简称UTSA)正式揭幕。除此之外,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简称ITRI)也有着另外一间实验室。UTSA方面指出,该实验室主要有以下功能:

• 进行开放计算项目相关认证并提供认证标志

• 开发开放计算项目认证的质量保证工具及相关方法

• 研究、构建并发布基于开放计算项目的云及大数据参考架构

• 通过提供培训机会对开放计算进行支持

AMD公司 的Open System 3.0以及英特尔的Decathlete高内存容量版本,正是最早从UTSA实验室获得开放计算项目认证标志的两套系统。

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UTSA的诞生时间较晚,这意味着其可能并不是作为主要测试中心的最佳选择,其工程院系甚至无法排进全美工科院校的前一百名。

而我们被告知,之所以选择这里建立认证实验室的理由是之一在于,其与Rackspace公司总部地理位置较近,而Rackspace公司副总裁Paul Rad也参与到了UTSA的测试设施建立工作当中。

2014年1月,广达电脑公司宣布其已经有三套系统获得了相关认证;其中两套由UTSA进行测试,另一套则由开放计算项目的台湾认证实验室完成审核。这项新闻当中还包含对Paul Rad表述内容的引用,在这里他被描述为“德州大学圣安东尼奥分校开放计算认证与解决方案实验室主管Paul Rad”。与此同时,他也是Rackspace公司私有云业务副总裁。

Paul Rad在文章中给出了一套UTSA归档网页的链接,其中列举了由UTSA认证并通过的多款来自Penguin、Hyve、英特尔以及广达电脑的开放计算设备。不过目前该页面已经被从UTSA网站中移除,直接访问只会显示Page Not Found错误。

Paul Rad在UTSA网站上被列入了计算机科学院系的人员名单,其头衔为云计算应用研究主任,但指向个人信息的URL链接同样会产生Page Not Found错误。

针对UTSA网站的搜索显示,目前其中已经没有任何开放计算项目相关内容。而开放计算项目官方网站中的认证页面则显示,该项目主席为YF Juan,2014年3月任台湾ITRI副主任。

YF Juan于2015年5月辞去了自己在开放计算项目中的任职,而目前新任主席人选的投票工作仍在进行当中。

作为YF Juan担任副主任的所在机构,台湾ITRI开放计算项目认证中心似乎同样身陷有效性争议。在ITRI网站上搜索开放计算项目以及查阅“关于我们”链接都会产生同样的HTTP 404 Page Not Found错误。

目前该网站上能够正常访问的全部开放计算项目相关页面都仅仅涉及2014年3月该开放计算项目认证中心的开放事宜。

一名测试工程师向我们透露称,UTSA开放计算项目认证实验室很可能已经不再负责相关工作,即使他们仍在处理这方面事务,他们的测试规程也非常糟糕。

开放计算项目认证测试问题

开放计算项目测试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开放计算项目认证测试计划文档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程师透露,他在服务器、存储以及网络设备测试领域中拥有二十年的从业经验,最近提出了开放计算项目测试工作中存在的几大问题。

“他们甚至不会关注像数据完整性这样重要的指标”

记者: 关于开放计算项目测试,您发现其中存在哪些问题?

测试工程师: 作为一名拥有长期从业经历的企业工程师,我对于这一概念感到怀疑,因为该计划的基准目标似乎仅仅在于构建起成本低廉的系统与数据中心,同时确保这些设施在生命周期之内拥有最低限度的整体拥有成本。因此基本上讲,他们一直在努力寻求廉价工程技术、组件、测试、制造、低功耗以及低发热量系统。换言之,质量压根不是他们需要着重考量的指标之一。

记者: 这种状况与您之前的经历有所不同吗?

测试工程师: 大多数品牌系统、存储与网络厂商都会将相当一部分资金用于对自身解决方案进行测试与认证,具体周期往往长达数月之久。他们使用专门的软件工具、内部诊断方案、协议分析机制、错误注入工具以及大量发热/能耗/卡顿/感应等类型的检测手段进行认证。

记者: 那么开放计算项目测试的不同之处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测试工程师: 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我发现开放计算项目认证或者测试流程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整个过程在一天甚至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就能完成。他们甚至不会关注诸如数据完整性、锁定、总体错误或者错误注入/恢复之类的常见项目,而这些都是企业级测试工作当中必不可少的环节。

开放计算项目测试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开放计算项目测试套件执行时间,截选自长达78页的开放计算项目C&I存储认证规范与测试计划v0.12。

记者: 开放计算项目的测试工作是在哪里进行的?

测试工程师:我认为美国本土的惟一一家开放计算项目认证中心就在位于圣安东尼奥的UTSA。这家“中立的第三方”实验室是由Rackspace公司副总裁负责运营的,而他同时也是UTSA的雇员之一。从这个角度看,该实验室实在是没有中立性或者第三方立场可言。

而且根据我对这家院校的了解,这是一家计算机教学高校,并不具备扎实的计算机工程技术发展历史。

记者: 为什么这些因素如此重要?

测试工程师:如果这些测试只适用于某个Facebook项目,那么当然没必要对其口诛笔伐。然而如今已经有众多企业用户加入了开放计算项目阵营,甚至包括Fidelity以及高盛投资这样的金融机构都表示其将很快利用开放计算项目构建其大部分基础设施,这样一来问题就非常严重了。

具体来讲,一套社交媒体云体系并不需要具备企业级水平的可靠性。然而金融机构则绝对不能容忍数据损坏、数据丢失、意外错误/错误恢复或者任何级别的计划外性能异常。这些类型的故障很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甚至可能被用于突破金融业务云体系的薄弱环节,进而造成可怕的经济损失。

究竟发生了什么?相关人士给出答案

YF Juan告诉我们:“我最近已经辞去了自己在开放计算项目当中的职务,并开始追寻新的职业发展道路。我的表述并不能代表ITRI,但我可以肯定地讲,ITRI的开放计算项目认证测试中心仍然在正常运转当中。”

Paul Rad则在一封电子邮件当中透露称,这间开放计算项目实验室仍然存在且保持着运行状态:“目前的三家开放计算项目实验室(分别为台湾ITRI实验室、国立新竹大学实验室以及UTSA)仍然活跃,我们还听说新汉普郡大学有可能也将加入到阵营中来,并作为第四间实验室存在,这一消息令人振奋不已。”

他同时表示,认证工作并不会经常进行:“实验室当中的认证工作以循环周期形式推进,且受到新型产品设计/规范(包括服务器、存储以及网络)的推动。在开放计算项目(包括服务器、存储以及网络)社区设计并核准一套新型规范之后,相关(即网络与服务器)开放计算项目工作会与认证项目社区紧密配合,从而开发出对应的系统测试矩阵(原文)。当这些测试做好投付实践的一切准备之后,社区会向实验室方面发出通知以正式开始执行认证。”

“在过去两年当中,我的个人体会是,”Rad进一步补充称,“各实验室会在年内的开放计算项目工程技术峰会(每年2月/3月举行)召开之前收到认证申请,而同年其余时段内的认证工作则基本为零。”不过Paul Rad与YF Juan都没有明确回应我们就测试规程向其提出的问题。

根据我们的理解,目前真正付诸实践的开放计算项目测试与认证机制还非常有限,而开放计算项目的初期发展态势也没能满足人们对其寄予的厚望。

就目前而言,开放计算项目认证规程似乎还存在着诸多不足,这一现状必然会导致像高盛投资这样的客户对开放计算项目的可行性提出质疑。

工业控制系统迈向开放 你想好如何进行安全防范了吗?

科技行者:每条内容都是头条的新闻客户端 扫码立即下载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邮件订阅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

    重磅专题
    往期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