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大型机正在悄然成为令人意外的创新之地

来源:siliconANGLE    2021-04-15 11:06:41

关键字: 大型机

但是仔细观察一下你会发现,大型机其实是一个很活跃的创新平台,无论是开发大型机软件的厂商,还是那些在他们云原生创新计划中采用了大型机的客户。

有些人认为大型机已经过时了,说它是20世纪90年代的“古老遗迹”。而对有些人来说,只要大型机仍然在致力于为银行和其他大型企业处理核心交易流程,它就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但是仔细观察一下你会发现,大型机其实是一个很活跃的创新平台,无论是开发大型机软件的厂商,还是那些在他们云原生创新计划中采用了大型机的客户。

大型机企业在行动

作为大型机系统唯一仅存的厂商,IBM正致力于维持IBM Z大型机产品线的增长。为了打开创新之门,过去几年中IBM一直在降低大型机价格使之合理化,让该平台与其他云技术的成本保持一致。

然而,让大型机平台更受欢迎只是冰山的一角。实际上,IBM在许多领域都在推动着大型机的创新。

最值得注意的是,IBM一直在为自己古老的z/OS大型机操作系赋予IBM Wazi Developer for Red Hat CodeReady Workspaces云原生开发体验。有了Wazi,开发者就可以使用他们所选的IDE在Red Hat OpenShift Container平台上开发大型机应用。IBM z System DevOps首席架构师Rosalind Radcliffe表示:“Wazi为COBOL开发人员提供了与Java或Node.js开发工具完全相同的体验,包括工具体验和代码编写方式。”

IBM在另外一个让人意外的领域开始了大型机的创新:为商业加密货币钱包提供安全性。

众所周知,加密私钥和表面上持有这些私钥的“钱包”是非常脆弱的,因为如果密钥或钱包遭到破坏,加密所有者是无权追索的。对于去中心化金融(DeFi)厂商以及其他加密货币公司来说,保护密钥和钱包是一项关键任务要求。IBM杰出工程师Rebecca Gott解释说:“你希望在访问热钱包场景下提供冷钱包那样的安全性。受高度保护的虚拟服务器可以保护正在使用中的数据。”

笔者与大型机厂商BMC Software进行了交流,后者在2020年收购了大型机工具厂商Compuware,从而巩固了自己的创新地位。Compuware一直致力于让大型机步入主流,向该平台引入了行业领先的DevOps流程和功能。

现在,BMC已经将Compuware全面整合到自己的大型机部门中,通过以DevOps为中心的战略,推动着面向整个客户群的创新。大型机不再处于幕后,它必须步入主流。”BMC公司智能Z优化和转型业务副总裁April Hickel这样表示。“目标是让大型机和其他开发工作都使用相同的DevOps管道。”

改进大型机 为创新提供支撑

在很多情况下,大型机创新要么专注于改善平台的核心功能,要么简化与大型机应用的集成,或者是实现大型机应用的现代化。

例如,GT Software通过在现代云应用和大型机之间提供安全抽象层来解决大型机集成难题。此外,该公司让客户能够通过无代码拖放界面生成API,从而进一步推动创新。

GT Software的客户正在通过大型机应用创造最大收益,支持欧洲开放的银行法规。GT Software总裁Alex Heublein表示:“欧洲的开放银行业务首先要面临合规性挑战。接着银行会发现他们可以通过数据流变现,提高客户黏性,并与金融科技公司进行整合。”

Pitney Bowes是Pitney Bowes的软件和数据业务于大型机厂商Syncsort公司在2020年合并而成立的,该公司在改进大型机排序算法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如今,Pitney Bowes仍在继续这项创新,直接与IBM硬件团队展开合作进行算法优化。Precisely产品管理高级副总裁John Reda表示:“讨论的重点是排序的‘瓶颈’在哪里,如何利用硬件对其进行加速。新的硬件不仅需要充分利用新算法,还需要多次造访IBM实验室以测试不同的原型。”

大型机初创公司:不是矛盾体

初创公司中也涌现了越来越多的大型机创新,例如Model9公司将数据从大型机迁移到云端或者保存在本地,迁移的数据采用本机二进制格式进行加密。一旦到达目的地,Model9就会根据需要转换数据以进行分析或者备份使用。

Model9可以取代磁带或者虚拟磁带以进行备份和还原,如果需要,还可以将本机二进制文件返回到大型机。但是,Model9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脱机于大型机的各种分析场景。

另一家初创公司VirtualZ Computing是对大型机应用的请求重定向到该应用的单个实例,以降低许可成本。

降低成本只是VirtualZ价值主张的一个方面。VirtualZ Computing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Vince Re说:“VirtualZ将数据留在原处,这让我们可以将应用虚拟化,使它运行在最有意义的位置——通常是成本最低的地方。”

换句话说,VirtualZ既可以降低大型机应用的成本,又可以在有意义的情况下将其从大型机中释放出来。“你希望选择一个平台来满足应用的需求。了解应用程序的需求,并使其在任何运行位置均可使用。”

在所有大型机初创公司中,对客户创新支持力度最大的可能要数CloudFrame了。它可以将COBOL转换为Java,同时保持COBOL和Java代码之间的功能对等。换句话说,由此生成的Java工作负载可以在大型机上或者大型机之外运行,而无需对旧数据、调度程序、CICS触发器或Db2存储过程进行任何修改。

CloudFrame解决的最紧要的问题之一,是即将淘汰COBOL 4.2。IBM即将终止支持历史悠久的COBOL 4.2,从而将客户转向COBOL 6.0。只是会带来一个问题:COBOL 6.0不能完全向后兼容,因此实施升级的客户可能要冒着影响关键任务COBOL应用的风险。

CloudFrame对这个问题有独到的解决方案。客户可以将其COBOL 4.2程序转换为Java,并像运行原始程序一样运行这些程序,而无需运行任何COBOL 4.2。

换句话说,CloudFrame让客户有时间来决定如何处理早期的COBOL程序。“一些客户一直使用Micro Focus COBOL,但他们希望可以今天把Java提供给客户,明天就能在云端运行起来,”CloudFrame创始人、首席执行官Venkat Pillay说。这样,客户可以花时间在Java或COBOL 6中重构或者重写老旧的应用,而不必承受在截止日期前退出COBOL 4.2的压力。

大型机的未来

 

数十年来,大型机一直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有自己专属的团队、工具和思维方式。但是,大型机远远不是过时的——但是对大型机的陈旧看法肯定是过时了。

大型机客户自身是无力维持现状的。BMC公司的Hickel表示:“客户告诉我们,大型机不可能是‘无可救药’的平台——这种平台往往由于竞争压力而需要加快发展的步伐。”

相反,世界必须将大型机视为另一台服务器,它具有平台独有的特殊能力。GT Software的Heublein表示:“我们需要让大型机应用成为新生态系统的一流参与者。”

大型机领域的大部分颠覆性创新源于代代相传,因为大型机老手们让路给了那些更适应现代分布式计算的年轻人群。

让这些新兴人类更多地接触到大型机,对于创新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大型机上的内容无法访问,被锁定住了,也没有足够多的技术人员。”VirtualZ公司的Re解释说。

Hickel对此表示认同。她说:“拥有和操作大型机的新一代并不是做了一辈子大型机工作的人。他们可能更多拥有的是云基础设施的相关背景。大型机是基础设施环境的一个组成部分。大型机只是另一种计算平台。就像每台其他服务器一样,插上电,接入网络,就能运转起来了。”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北京第二十六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至顶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39648号-7 京ICP证161336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500号
    举报电话:010-62641205-5060 举报邮箱:jubao@zhiding.cn 安全联盟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