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首席执行官Pat Gelsinger必须效法Andy Grove并重塑英特尔

来源:siliconANGLE    2021-01-19 16:34:40

关键字: 英特尔

但是,这家芯片制造业巨头现在面临的核心问题是它已经永远地输掉了“批量游戏”。说到硅,批量才是王道。因此,即将上任的首席执行官Pat Gelsinger面临一些困难的决定。

作者:DAVE VELLANTE

更新时间:美国东部标准时间2021年1月16日15:35

可以理解,围绕着英特尔公司当前挑战的讨论大都集中在制造问题及其与Advanced Micro Devices Inc.对市场份额的争夺。

但是,这家芯片制造业巨头现在面临的核心问题是它已经永远地输掉了“批量游戏”。说到硅,批量才是王道。因此,即将上任的首席执行官Pat Gelsinger面临一些困难的决定。

一方面,他可以采取一些合乎逻辑的步骤来巩固公司执行力,将部分制造工作外包,并进行渐进式的调整,这种做法可以取悦华尔街,并且通过常规的股票回购和派发股息,可能会推升股东价值。

另一方面,Gelsinger也可能会采取更为戏剧性的举措,摆脱垂直整合的传统,瞄准新兴的数万亿美元的市场,将英特尔转变成领先的芯片设计商,这些市场高度分散,通常被称为“边缘机遇”。

我们相信英特尔别无选择。它必须与一家渴望在美国本土制造的半导体制造商建立深入的合作伙伴关系,并将英特尔的资源聚焦在设计方面。

在本次的“突破性分析”中,我们将对英特尔的未来进行展望,并提出我们认为该公司需要做的事情——不仅要保持相关性,还要重新获得它曾经一度可能拥有的、科技界最受尊敬的公司的地位。

半导体制造的基础经济学

让我们来探讨一下我们一直在跟踪的一些基本因素吧,在我们看来,这些因素曾经塑造了英特尔,而且直到今天还在影响着这家公司。

首先,非常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指出Gelsinger正在陷入一种非常困难的处境——有些人可能会说这是一种混乱的处境——而且其中存在着很多不确定性。

英特尔的崛起及其在制造领域的优势得益于个人计算机销量的爆发式增长,该公司围绕着x86指令集创建了生态系统并大获成功。为什么批量在半导体行业如此重要呢?这是因为产量最高的玩家的制造成本最低。尽管关于如何通过小型工厂实现经济规模的文章已经可以说是汗牛充栋了,但是围绕着大批量的学习曲线的数学运算是非常清晰而引人注目的。

大多数人都熟悉摩尔定律,但关于批量经济学的很多理论可以用赖特定律(Wright’s Law)进行解释,该定律以西奥多.赖特(Theodore Wright)的名字命名,他是一位著名的航空工程师。Wright在20世纪30年代中期发表了一篇重要的论文——《影响飞机成本的因素》。在这篇论文中,Wright将制造成本定义成为累计产量的函数。

Wright 发现,累计产量每翻一倍,生产成本都会下降一个固定的百分比。该定律阐明了提高经验曲线(因此降低了成本曲线)的好处,并且非常适用于半导体制造行业。该定律以制造行业的术语量化了亚马逊网络服务公司(AWS)的首席执行官Andy Jassy在谈到云计算的演变时经常说的一句话:

对于经验是没有压缩算法的。

在半导体晶圆制造中,根据赖特定律,产量每翻一番,生产成本大约降低22%。这意味着,当你的累积产量翻倍时,你将从经验中获得更低成本的好处。在考虑生产下一代半导体技术的经济性时——例如从10纳米变成7纳米技术,这种好处将是非常巨大的。和10纳米技术相比,7纳米技术的进入成本要高得多,所以赖特定律中的常数就变得至关重要了。

现在,如果你可以在芯片上放置更多的电路,那么处理器最终的交付成本可能每年可以降低30-33%。学习曲线的影响和电路密度的提升结合在一起将为批量领导者带来主要的优势。因此,如果批量翻番所需要的时间延长了,那么学习曲线变化带来的好处就将被摊薄,从成本角度来看,你的竞争力就会下降。你将会进入一个不可能实施新技术的阶段,因为批量不足会使得学习曲线快速大幅下降。这种情况已经在硬盘驱动器领域出现过了。

这正是英特尔正在面临的困局。

错失的机会、设计师的限制和不尽责

英特尔错过了苹果公司的iPhone,因而错过了智能手机带来的机会,这个失误已经广为人知了。像大多数人一样,英特尔将智能手机的销量低估了100倍。结果,它将自己的产量优势拱手让给了自己的竞争对手。个人计算机制造量在2011年达到了顶峰,这标志着英特尔的统治地位开始终结。这一事件不禁让人感到讽刺,二十年前,IBM正是在无意之间以这种方式将其手中的垄断地位让给了英特尔和微软。

此外,由于英特尔在设计和制造方面采用的是垂直集成的方法,因此其设计人员会被制造过程的限制束缚手脚。最好并且最低成本的制造曾经是英特尔的王牌,而现在这方面已经成了该公司的不利因素。毫无疑问,这使英特尔的芯片设计人员感到沮丧,并将优势让给了包括AMD、Arm Ltd.和英伟达在内的众多竞争对手,以及它们的批量制造伙伴——例如台积电(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rp.)和三星(Samsung Ltd.)

如果观察一些引人注目的创新者在芯片设计、选择替代供应商以实现多元化发展并在很多情况下摆脱英特尔的所作所为,我们就会看到更多其他的证据,证明英特尔正在跌落神坛。例如,苹果公司就为M1选择了自己基于Arm的设计。而特斯拉则成了一个引人入胜的研究案例:该公司选择了基于Arm的组件和自己的设计,而没有选择Mobileye(已被英特尔收购)的芯片。AWS 可能是英特尔最大的客户,可是这家公司正在开发自己的芯片,其中许多芯片都使用了Arm 组件。就在上个月,有报道称,在个人电脑时代一直和英特尔一起担当双寡头的微软也正在为Surface PC 和服务器开发自己的、基于Arm 的芯片。

个人电脑销量峰值已过

为了强调这一点,上面的图表显示了x86个人电脑出货量随着时间的变化情况。红色阴影突出显示了高峰出现的年份。实际上,个人电脑的销量在2020年出现了增长,出现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是新冠肺炎疫情以及随之而来的远程工作对笔记本电脑的需求。但是,批量游戏的规则已经完全被智能手机改写了,在摩尔定律之下,几十年的胜利已经一去不复返,赖特定律的作用开始显现。。

个人电脑市场确实很棒……如果你是戴尔的话

下图是Enterprise Technology Research的数据截图,该截图显示出戴尔笔记本电脑在2020年至2021年的净得分或支出势头。戴尔的客户业务一直非常良好,并且在为这家公司持续盈利。坦率地说,这一直是一个惊喜。你可以从图中插入的注释看出个人电脑业务表现良好,出货量一直在增长。在2020年,全球个人电脑的出货量大约为2.75亿台,甚至也可能高达3亿台,按照一些预计,增长可能达到两位数。

但是在最为重要的批量半导体制造游戏之中,个人电脑已经不再是王者。去年,Arm芯片的全球出货量超过了200亿。虽然Arm芯片的出货量无法与x86个人电脑出货量简单对比,但是数字说明的问题确是不言而喻的:

Arm 芯片的晶圆出货量比x86的晶圆出货量大了十倍

回到赖特定律。英特尔需要花多长的时间才能够使晶圆的产量翻倍?Gelsinger可能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更加了解其中的情况——当然比我们更加了解。

而且,如果你将Arm芯片的性能和性价比同x86芯片进行对比,胜利的天平将继续倾向Arm,而且非常明显。Arm从设计到生产的周期更迅速,该技术的学习曲线爬升得速度更快,因此成本曲线向下移动的速度也就更快。

Arm入侵个人电脑市场

如果你展望未来的话,就会发现英特尔在个人电脑领域中的优势看起来也并不乐观。

上图显示了Wikibon在2020年对基于Arm芯片和基于x86个人电脑对比的预测。它还涉及到了一些其他的设备,但是你可以看到在这个十年结束的时候会出现什么情况。正如我们在苹果公司的M1上所看到的那样,Arm正在缓慢地蚕食个人电脑的市场,而对于支持视频和虚拟现实系统等功能的新兴设备来说,Arm芯片的定位要好得多。

因此,对于英特尔来说,“批量游戏”已经结束了,随之一起消失的还有该公司在制造成本方面的优势。它永远无法重新赢回这场游戏了。

但英特尔仍然主宰着数据中心,不对吗?

是的,而且该业务每单位产生的收入更高了。但是即便如此,如下图所示,我们仍然会在这个十年结束的时候,看到基于Arm系统的收入超过x86系统。Arm计算收入显示为橙色区域,而x86的收入显示为蓝色区域。

对于我们来说,这意味着英特尔的最后一条护城河将是它在数据中心的地位。该公司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住它。

但是,这只是近期的情况。我们不认为Pat Gelsinger是一位防御型的指挥官。相反,他是一位精明的战略家,擅长主动出击。让我们拭目以待……

比较估值反映了英特尔的现实

金融市场知道出现问题了,你可以通过半导体公司的估值看出这一点。

上图比较了英特尔、英伟达、AMD 和高通公司在过去12个月的收入和市场估值。而且你可以看到TTM收入翻了两倍,英伟达的收入增长了21倍,AMD和高通的收入都增长了10倍左右,而英特尔则落后了。

很多人都认为英特尔是一支廉价的股票

下图显示了英特尔在过去12个月中与纳斯达克指数对比的股价表现,你可以看到其中的明显差异。该股票对Gelsinger的任命的反应非常好,这并不奇怪。很难不对帕特决定重返英特尔持乐观态度。

人们的问题是:英特尔接下来会怎么样?Pat将如何扭转这家公司的命运?要花多长的时间?他可以并且应该采取哪些措施?市场和英特尔的内部文化将如何接受这些举措?在情况好转之前,事情会变得更糟糕吗?

大问题和一系列答案

这些都是严肃的问题!对于接下来应该如何做,人们的意见存在很多分歧。我们听到了各种各样的看法,从“Pat应该清理执行的问题而不要采取任何重大的战略举措”到“英特尔应该采用混合外包模式,以积极推出制造环节”。

以下是一些最近的新闻头条以及其中的观点总结:

英特尔可能会转向和台积电合作生产芯片。谁会从中受益?(Barrons)

微软为服务器、Surface PC自行设计芯片。(彭博社)

英特尔已经落后于竞争对手和其他技术。为什么它的股票价格还会再次上涨?(Barrons)

英特尔正在替换首席执行官Bob Swan。投资者们正在为这一举措欢呼。(Barrons)

以下内容引自各篇评论文章和分析师的分析:

英特尔已表示愿意尝试新事物,投资者们期待该公司能够在1月份宣布一种混合制造的方式。引用该公司首席执行官Swan的说法,“已经发生的改变是,我们在设计上拥有更大的灵活性,通过这种类型的设计,我们可以将事物移入和移除……这给了我们更多的灵活性,让我们可以决定我们将要生产什么,并且从外部获得什么。”

让我们“翻译”一下他的话吧。英特尔拥有从设计到制造和生产的高度集成的工作流程。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设计师是艺术家,外包制造带来的灵活性将会对他们有所帮助,也为他们提供更多的选择,以充分利用7纳米或5纳米的工艺技术,而不用等待英特尔自己的制造环节或者受到制造环节的束缚。过去,英特尔的流程是业界最棒的,它可以增强设计,甚至掩盖某些设计问题以保持其优势。但是,这种情况已经发生改变了。

以下是花旗银行分析师Daniel Danely的观点:

Danely相信,英特尔进行更多生产外包的决定不会导致该公司剥离整个制造部门。他列举了三条理由:1)将芯片推向市场大约需要三年的时间;2)英特尔必须共享知识产权;而且3)这会损害英特尔的利润率。他表示,这将对毛利率造成10个点的负面影响,并导致每股收益下降25%。

对此,我们可以这样说:1)英特尔需要将其从设计到生产的周期从目前的三到四年缩短到两年以下;2)如果知识产权不能帮助你在市场上赢得胜利,那知识产权有什么用?以及3)盈利能力是很微妙的,正如瑞银(UBS)的分析师Timothy Arcuri解释的那样:

他写道:“我们认为,对于英特尔来说,除了积极推进外包战略之外,该公司已经别无选择……”他认为,到2026年,英特尔的外包率可能会达到80%。他表示,只要外包率达到50%,就将每年为该公司节省4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自由现金流增加25%。

因此,也许Gelsinger必须暂时牺牲毛利率和每股收益,通过外包制造降低所售商品的成本,降低资本支出并利用自由现金流投资设计创新。

我们的观点:需要彻底改变战略

我们完全同意,在近期和中期,英特尔的命运不会神奇地发生逆转,但我们认为Gelsinger需要照镜子,并且问自己:

安迪.格罗夫(Andy Grove)会做什么?

格罗夫的座右铭——“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非常出名。可鲜为人知的是他在这句名言之前说的话:

成功滋生自满,而自满则会滋生失败。

渐进式变革只能延缓,却无法避免问题爆发

在我们看来,如果不采取行动,英特尔将朝着漫长的失败之路迈进。在一段时间之内,由于无法获得足够的批量,作为一家集成制造商,它根本无法在成本上进行竞争。

那么Pat Gelsinger会怎么做呢?我们在theCUBE上对他进行了将近30次采访。我们不认为他接受这份工作只是为了对英特尔做一些渐进式的调整,稳定公司并让股票价格恢复。这些为什么会让Pat Gelsinger感到兴奋呢?这绝对不是Andy Grove想要的。而且,Gelsinger接受这个职位肯定不是为了钱。

不,Gelsinger 是一位有远见的人,对技术、科技架构、趋势、市场、人员和社会都有着深刻的理解。他是个点连接器。而他热爱英特尔——他在这里度过了30年,并且成就了一段传奇。

与台积电或三星的重大战略伙伴关系

这就是我们坚信的。我们认为,英特尔必须与台积电(TSMC)或者三星(Samsung)达成交易——可能是建立合资企业或某种类型的创新架构,既要保护其知识产权,又要保护该公司的未来。这两家制造商都希望在英特尔拥有众多制造工厂的美国市场上拥有更强大的地位。他们甚至愿意为了与英特尔更深入的合作而付出很大的代价。

我们认为,英特尔需要在两年内实现 5 纳米,这样才能保持成本竞争力并捍卫自己的基础。

我们认为,没有战略制造伙伴关系,英特尔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如果它试图独自行动,引进下一代技术的成本将非常昂贵,甚至将使这家公司破产。偏执狂会怎么想?

说白了,我们认为核心英特尔应该退出半导体制造业务。成立合资公司并分拆企业,这样你就可以获利,并将核心公司的注意力集中在设计上。

这将使英特尔在成本基础上更好地与 AMD 进行竞争,捍卫其数据中心收入,并在个人电脑领域打好硬仗,更好地为即将到来的、Arm的猛烈攻击做好准备。

然后继续进攻, 从内部重塑英特尔

英特尔应该将精力集中在缩短周期上,并释放其设计师以创造新的解决方案。让具有学习曲线优势的制造合作伙伴支持英特尔的设计师不断创新,将生态系统扩展到新的市场之中。自动驾驶汽车、工厂车间用例、军事、安全、分布式云计算、即将到来的5G电信爆炸、边缘的人工智能推理。想想英特尔在5G中的机遇吧,该公司将其视为一个18万亿美元的机遇。

咬紧牙关,放弃昨天的剧本,重塑英特尔接下来50年的未来。这就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也是我们认为Gelsinger在效法其导师时会得出的结论。

我们衷心祝愿Pat、英特尔的员工,希望这家伟大的美国公司能够继续取得成功。

非常感谢David Floyer对这篇文章的贡献,以及过去七年来他对这个主题的出色研究。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北京第二十六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至顶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39648号-7 京ICP证161336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500号
    举报电话:13070156560 举报邮箱:jubao@zhiding.cn 安全联盟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