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科技巨头的云“反攻”之路

来源:Forbes    2021-04-30 14:59:55

关键字: 科技

面对云计算市场的迅猛发展,大型传统科技企业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事实证明,投资者对于云计算业务的快速增长颇为关注,这种关注也在股价上得到充分体现。更重要的是,我们在短时间内完全看不到这波趋势的减弱迹象。

面对云计算市场的迅猛发展,大型传统科技企业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事实证明,投资者对于云计算业务的快速增长颇为关注,这种关注也在股价上得到充分体现。更重要的是,我们在短时间内完全看不到这波趋势的减弱迹象。

在这波趋势的推动下,投资者们明显更青睐苹果、Facebook、谷歌以及Netflix等消费级科技巨头,此外也包括Crowdstrike、DataDog以及Zscaler等新近完成IPO的年轻企业级技术厂商。

相比之下,思科、甲骨文、HPE与IBM等老牌劲旅只能不断加强自己的云技术储备,希望重新吸引到投资者的关注。其中甲骨文与HPE表现较为出色,也借此在过去一年中将股价拉升达40%至50%。甚至像F5 Networks与Juniper这类体量相对较小的传统企业技术厂商,也凭借着云软件并购与产品线更新迎来了一波股份飙升。Juniper此前对Mist、128 Technology以及Apstra的收购就属于典型的云软件驱动决策;F5最近也买下了在多云与混合云领域前景光明的Volterra公司。

微软自己单独成为一大类别。几年之前,在CEO Satya Nadella的领导下,微软将自身定位为云计算初创企业,在对云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平台Azure进行全面投资的同时、也将自家大部分产品迁移至云端。微软这一步好棋无疑是占得了待机,现在其他传统科技厂商也纷纷走上相同的转型道路。

当下正是传统企业科技厂商迎头赶上的好时机。这些厂商的市场估值仍有上升空间,而且数十年积累下的业务体系与丰富产品线也成为企业手中的重要资本。其中相当一部分产品有望转化为软件即服务(SaaS)方案,帮助厂商增加价值并推动股价“重估”。

但前路还很漫长。虽然过去几年中云计算市场的增量已经相当可观,但企业客户才刚刚迈出自己云迁移的第一步。目前的主流研究估计,云技术的支出占企业运营的百分比约在15%至20%之间,但增长势头相当强劲。过去一年以来,随着新冠疫情的持续蔓延,数字化转型的力度也有所增强。以IDC预测报告为例,结论认为至少有80%的企业将加快向以云为中心的基础设施的迁移脚步。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老牌厂商们近来拿出了哪些吸引投资者的发展策略。

甲骨文又火了一把

由联合创始人兼执行主席Larry Ellison长期执掌的甲骨文,堪称是传统科技巨头中将云战略与原有业务加以整合的完美典范。

十年前Elisson担任甲骨文公司CEO时,曾凭借一句“云计算就是瞎折腾”暴论被大家铭记。但最终这位掌门人也意识到,屈服于这句暴论之下的并不是云技术,反而是甲骨文自己。行动更迅速的Salesforce.com等竞争对手已经抢先发力,甲骨文只能努力通过SaaS与IaaS等形式加紧对自身云年度经常性收入的优化调整。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如今的甲骨文已经与亚马逊、微软、谷歌及IBM并称为五大公有云服务商。

甲骨文的股价也因这波云复兴举措而水涨船高。Cloud Wars行业网站创始人(同时也是前甲骨文公司高管)Bob Evans去年就以甲骨文云基础设施(OCI)为切入点谈起甲骨文的云战略转变:Ellison决定悬崖勒马,将甲骨文基础设施业务作为新的增长与市场竞争引擎。

目前甲骨文的云产品组合包括IaaS业务OCI、Oracle Analytics云以及Autonomous Database,且各款产品的同比增长率均超过50%。华尔街也快速做出反应,自去年夏季以来甲骨文的股价已上涨达46%。

Oracle shares have risen more than 40% in the past year as it ramps up its cloud strategy.

过去一年中,甲骨文公司的股价一直稳定增长。

HPE与思科的云发展态势

从投资估值的角度来看,HPE同样脱颖而出。在这样一个模因股票大热、加密货币爆发、高科技价值疯涨的时代下,HPE目前的股价其实相当收敛。2020年,HPE的年销售额为270亿美元,市值则仅仅为200亿美元——甚至不到销售额的1倍。根据Finviz.com的数据,分析师认为明年HPE的股价应该在1.92美元,而HPE的远期市盈率仅为8.5。相比之下,Crowdstrike过去12个月以来的收入约为10亿美元,但目前的企业市值则高达480亿美元(相当于年度销售额的55倍),远期市盈率更是高达355。

与甲骨文一样,HPE也一直致力于在云与ARR软件模式中寻找自己的新定位。目前,HPE的云收入流包括Greenlake“IT即服务”业务及其Aruba企业无线部门。这些业务不仅发展速度很快,而且始终与云技术保持着密切关联。Greenlake是HPE提出的一项战略,旨在将原有硬件与服务销售业务转换为一种将硬件包含在服务之内的商业模式。HPE公司CEO Antoni Neri宣称,这项业务已经在多种公有云服务中生根发芽。

Neri在今年4月的线上会议中向股东们强调,HPE“行业领先”的Greenlake Cloud Serivecs产品组合已经成为“边缘市场”上普及度最高的方案,被广泛用于支持从边缘到云端(包括公有云环境)的各类工作负载。

Aruba则是HPE内部的另一大重要业务增长点。作为HPE的重量级边缘网络产品,Aruba与近期收购的Silver Peak相集成,共同掀起炙手可热的安全访问服务边缘(SASE)新浪潮,。此外,Aruba还将基于软件的安全产品捆绑至云服务当中,共同作为边缘服务平台(ESP)中的组成部分。

思科系统公司在云转型方面的行动虽然比其他大型科技厂商要慢,但同样无法接受被排除在云时代之外的命运。为此,思科近期通过对Duo Security、ThousandEyes以及App Dynamics的一连串收购,帮助自身加快了由硬件销售转向ARR软件模式的变革步伐。

思科公司CEO Chuck Robbins最近指出,该公司正快速向软件与订阅商业模式转型;上个季度,思科销售收入中的76%来自订阅业务。思科股价在过去一年中上涨约28%,3%的股息分红也吸引到不少保守派投资者。

IBM:我就是趋势本身

蓝色巨人股价长期处于低迷,不少被套牢的投资者都希望IBM能尽快在云技术领域有所建树,帮助自己顺利解套。但IBM体量太过庞大,再加上不透明且难以理解的财务结构,导致投资者很难跟进其转型进程。

目前,IBM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收入增长始终停滞不前。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公司收入同比下降6%。IBM的主要计划是将人工智能(AI)技术与其混合云产品及服务加以结合,而后一部分业务目前主要由Red Hat牵头管理。

新任CEO Arvind Krishna则认定,只有拆分原有业务并重视云资产才能帮助IBM重现辉煌。相信在Red Hat的支持下,IBM绝对有实力在云计算时代继续大放异彩。

投资者也表现出一定信心。过去一年当中,IBM公司的股价上涨了约15%,近期还刚刚冲上了52周以来的新高点。

其他中型企业

其他一些中型企业则希望通过收购与软件重构,为自己找到充满希望的振兴之路。

Juniper Networks也拥有巨大潜力;随着股价近期的持续上涨,投资者们显然感受到了这股能量。近来,Juniper Network一直在讨论其软件与AI策略如何帮助企业客户实现云网络自动化与安全保障。Juniper还斥资4.5亿美元收购了128 Technology,借此获得了强大的软件定义广域网(SD-WAN)与SASE技术储备。此外,2020年以4.05亿美元买入的Mist有望帮助Juniper加快云自动化与AI发展。更重要的是,Juniper还着手以软件为中心的全新战略(包括虚拟防火墙服务)更新原有网络及安全业务。

Juniper公司CEO Rami Rahim最近也在行业简报中着重探讨了这一主题。

 “我们专注于三大业务领域,每个业务领域代表着不同的网络用例:能够处理云规模及敏捷性负载的广域网解决方案;适用于公有及私有数据中心的云就绪型数据中心解决方案;以及由AI驱动的云交付型企业解决方案。当然,安全在全部方案中都充当着基础性的支持要素。”

说到这里,相信大家已经找到了诀窍:只要建设起您的云战略与软件收入流,市场就会快速做出回应。过去一年中,Juniper的股价顺利上涨30%。

传统科技企业正在复苏

传统科技企业的行囊中还有得是“宝贝”,而这些珍宝必将在云时代下配合前瞻性的规划而焕发出新的光彩。就目前来看,微软仍然是最典型的例子,也是传统科技巨头实现全面转型的黄金标准。

过去一年以来,众多大型科技厂商都在云转型方面迎来了重大突破,并借此在收入与股价方面获得成功。HPE与甲骨文抢先行动、已经开始获得回报;IBM仍在为此努力;思科也迈出了至关重要的第一步。

因此,如果初创科技企业的当前股价对您来说太过离谱,不妨回头看看那些老牌科技厂商。也许新一年中最大的惊喜,就在他们当中。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北京第二十六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至顶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39648号-7 京ICP证161336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500号
    举报电话:13070156560 举报邮箱:jubao@zhiding.cn 安全联盟认证